男女可同校古代才女如何培养

男女可同校古代才女如何培养

大约两千年前的东汉,临朝的邓太后下了一道旨意:徵召五岁以上的皇室和邓氏子女共七十余人,一律到专门开设的学馆中学习经书。而考核他们学业的监考老师,正是太后本人。这是不是让人大跌眼镜?古代女子不仅能上学,还是男女同校?

虽然在汉代,进学堂的女子,主要还是身份贵重的宗室女或外戚女,但是也足以证明,古人同样重视培养有学识的女子,而且能够开明地接受年幼的男孩女孩一同学习。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并不是古人的主流观点。那幺,女子上学仅仅是汉代才有的现像吗,古代才女还有哪些培养方式呢?

傅母之教:闺秀女德的启蒙老师

女子大多不出深闺,但是在重视女德的古代,要怎幺接受教育呢?「傅母」一职就应运而生,而且早在先秦时代就已有之。傅母不同于「保姆」,主要是负责皇室、贵族女子言行、礼仪、品德等方面教育的中老年妇人。

《礼记‧内则》曰:「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意思是说,古代女子十岁以后就不能随便出门了,需要傅母来教导她们举止怎样婉顺守礼,还要学习纺织缝纫等女红以及祭祀典礼中的诸多规矩。当然,傅母也会传授文化知识,让大家闺秀成为真正的才女。如《元史‧列女传序》载:「古者女子之居室也,必有傅姆师保为陈《诗》、《书》、《图史》以训之。」

既然傅母要传授这幺多知识,责任重大,因而古人对于傅母的甄选也很慎重,不但要出身高贵,那幺她本人也必须是才德兼备的贤女。如《白虎通‧嫁娶》载:「国君取大夫之妾、士之妻老无子者而明于妇道,又禄之,使教宗室五属之女。」东汉才女班昭曾说自己「赖母师之典训」,也就是说她的成长离不开傅母的悉心教导。即使是足不出户,女子却能和男子一样接受高质量的教育,难怪历史上会出现那幺多流芳百世的才女呢。

傅母和女学生的关係,像师生也像母女,非常亲密。而且在贵族人家,傅母常常陪伴小姐一生,时刻提点她的言行。春秋时期的齐国公主庄姜,嫁给卫庄公后,打扮越发妖豔,言行偏离妇德。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傅母,便即时出言劝止。

庄姜的傅母说:「您的家族世代尊荣,当成为百姓的典範。您的天资,聪颖敏慧,应当成为世人的表率。」庄姜立即醒悟,修正自身品性,成为一代贤女。《诗经》中的《硕人》一诗,就是歌颂她美貌与德行的名篇,更成为古代题咏美人的千古之祖,那位不知名的傅母实在功不可没!

学堂之教:从贵族到平民的演变

在东汉,女子入学或许只是贵族的特权,但是宋代以后,已经有文献记录普通百姓家的女儿可以去学堂,和男生一起读书了。宋小说《醉翁谈录》有一则静女的故事,其中提到:「早孤,喜读书。母令入学。十岁,涉猎经史。」虽是虚构,作者却保留下当时女子上学的风俗。

而真正和男子一同读书的女子,历史上也确有其人,而且她们大多是跟随家族中同龄的男性亲属一同入学。如果他们是表兄妹,还可能发生浪漫的故事呢。幼卿是宋宣和年间的才女,《能改斋漫录》收录了她的一首《浪淘沙》词,题记中说她「少与表兄同砚席,雅有文字之好」。但是他们有缘无分,留下一段遗憾,幼卿便作词表达这种愁绪。她在开篇写道:「目送楚云空,前事无蹤。漫留遗恨锁眉峰。」词句清丽,情感哀婉,如不是有早年求学的经历,幼卿怎幺会有这样的才华呢?

明末清初的王端淑是名家王思任的女儿,曾被父亲称讚「身有八男,不及一女」。而她小时候,就是和兄弟们一起赴学堂读书,学习《四书》《毛诗》,还有过目成诵的天分。而她后来也成为着名的女作家,并且编纂《名媛诗纬》一书,收录历代名媛才女的诗词作品,加以点评,并且提出独到的诗学理论,为女性文学的光大做出重要贡献。

历史上还有一类这样的奇女子,她们有过人的才华和非凡的勇气,亲自担任先生开馆授徒,设立「女馆」,专门为女子们传道授业,这恐怕就是最早的「女校」吧。

清《御定内则衍义》载,明代有一位姓贾的寡妇,自幼博览群书,能够通晓书中大义。后来因为家境贫困,又是寡居,贾氏便走出家门,开馆招生,通过教书过着经济自给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有贾老师在,当地出现「闺门肃然」的景象,人人都传颂贾氏的功德。

父母之教:书香世家的言传身教

现在人常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古时候的名门望族,父亲是才高八斗的大学问家,母亲也是出口成章的大家闺秀,他们就是子女们的最佳老师了。

历史上许多着名的大才女,由父亲栽培而成。东汉末年着名的蔡文姬,文采斐然,精通音律,她的父亲蔡邕正是一位大学者。在她年轻时,蔡邕送给她四千多册典籍,蔡文姬就用心苦读,能够倒背如流的就有四百多篇,这样强大的记忆力,恐怕男子也要歎服了。

前秦还有一位「宣文君」宋氏,出身儒学世家,她年幼丧母,由父亲亲自教养。宋氏没有兄弟,长大后,宋父就把世代学习的典籍《周官》(又称《周礼》或者《周官经》)传授给她,希望这门学问不要断绝。后来国君苻坚视察太学,遗憾没有人教授礼乐,于是有人推荐宋氏。苻坚封宋氏为「宣文君」,请她在家设讲堂,并选派百余名学生向她学习《周官》。宣文君这样的老师,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位「女博士」吧?

君不闻古时有四大贤母?母亲对子女的教育也是不容忽视的。特别是男子主外,女子主内,母亲往往承担更多女子的教养工作。晚明时期,有一位传奇女诗人瀋宜修,没有上过学,但是出生在人才济济的风雅世家,伯父瀋璟是着名的戏剧理论家和剧作家,胞弟瀋自徵的杂剧《渔阳三弄》(包含《霸亭秋》、《鞭歌妓》、《簪花髻》三剧)被誉为明代「北曲第一」。瀋宜修八岁丧母,跟家族母辈识文断字,并且能够举一反三,很快遍读书史。瀋自徵就评价她「天资高朗,真有林下风气」。

瀋宜修成家后,育有五子三女,亲自教他们读诗明礼,特别是三个女儿叶纨纨、叶小纨、叶小鸾,个个都是擅长吟诗作对的淑女。母女间还喜欢诗文唱和,在闺房中常常题花赋草,镂月裁云,留下许多锦绣篇章。后来,瀋宜修的丈夫整理妻女诗文,成一册《午梦堂集》传世,其中妻子有《鹂吹集》,女儿叶纨纨有《愁言》,叶小纨有《存余稿》,叶小鸾有《返生香》。瀋宜修的才华,在三个女儿身上传续,瀋、叶两家,完全是让人豔羡的文学群体了。

当然,古代女子学习的途径还有很多,比如有的大户人家还会延请先生,在家中一对一地教导,把女子当成儿子一样栽培。原来女孩子,不论在古代还是当代,都需要努力学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