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在他们生命中的某一个点发出光芒,是最大的写作动力」─

「我的书在他们生命中的某一个点发出光芒,是最大的写作动力」─

「有一次,一个高中生读者告诉我,我的『修炼』系列陪伴着她渡过那段苦涩的考试岁月,没有我的书,她一定过不去。」陈郁如说,「她的话让我很感动,我的小小创作原来也可以帮助别人。」

陈郁如从小就喜欢看书,「好的作品、作者,我都喜欢,理论上什幺书都看;」陈郁如说,「故事书、家里的百科全书、爸妈的画册、食谱、运动健身指南等等,尤其喜欢散文、推理、武侠和奇幻小说。」

虽然读得不少,但陈郁如并不是那种少时立志投身创作的写作者。「我四十岁才开始写小说。」陈郁如说明,「当时写《修炼》只是放在网路上、让一些妈妈朋友们看,后来写了整完整的故事,想试试有没有机会出版,才开始投稿,所以很谢谢小兵出版社对新手的信任,给我这个机会,『修炼』系列是这样出版的。」

「修炼」和「仙灵传奇」是陈郁如目前出版的两部系列作品,都被归类在「儿少奇幻」,而这也是陈郁如创作时的原初设定。「我自己喜欢奇幻文学,奇幻文学是一种超乎写实,跳脱科学逻辑的文字创作。 通常奇幻元素不外是魔术,法力,精怪等的组合,但是内容的架构可以很宽广,作者可以有很大的创作空间,同时又可以把自己的想表达的意念融入文学中。」陈郁如表示,「当初写这两个系列,我就设定要写『儿少奇幻』。」

对陈郁如而言,以青少年/儿少为目标读者,在创作时会有些特殊考量。

「青少年/儿少是一个价值观正在架构的年纪,也是一个脱离幼童,成长寻找自我的年纪。所以这类的文学内容最好也可以帮助青少年们建立正确稳定的人生观,帮助孩子们找到认同感。」陈郁如解释,「青少年这段时期的孩子,急于脱离孩童的幼稚形象,想要表现自我,但也很徬徨、焦虑,而升学考试的压力,又带给她们很大的无力又不安。」

陈郁如的希望,是「孩子们阅读我的书时,可以在书中找到一个快乐,安心的世界,寻得一番净土。 更希望她们可以从书中的故事刺激他们的想像力,创造力,开阔生活的视野。」

这些企图的确收到读者的正面回应,「我接到不少学生的回馈,说自己本来讨厌看书、不爱看书的,后来无意间看到《诗魂》,从此开始喜欢阅读,把我的其他书全部看完,也开始看别的类型的书。」陈郁如说,「这些回馈让我很开心,这些孩子将来会看更多的书籍、会走更远的路,但是我的书在他们生命中的某一个点发出光芒,这对作者来说,是最大的写作动力。」

而试图透过故事与读者沟通,陈郁如为自己定下的规範相当实际,「我认为自己创作时的几个『规範』,其实也适用于成人读者:一、创作要有内容,可以吸引读者;二、传达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但反对严肃八股的说教;三、写作的文字不好高骛远,不艰涩难读,希望可以贴近人心。」

检视各界对「修炼」和「仙灵传奇」的讚誉,常会看到例如「东方的《哈利波特》」之类说法;不过事实上,这两个系列使用的元素截然不同,一个取自中国古典艺术,另一则取自「动物修炼成精」的传说。

「我写不同的系列时,会先区分风格,虽然仙灵跟修炼同样是奇幻小说,但我也选择不同的元素,不同的写作方向,这样读者读起来才不会觉得只是换汤不换药;不同的内容方向也给予不同的刺激,不同的阅读乐趣。」陈郁如说,「『动物修炼成精』是我们特有的奇幻元素,西方世界没有,所以我想以此为基础,发展一系列故事。之后,我拿唐诗宋词古画来『玩』,这些东西看似遥远,但是其实很美、很深,很有趣。我主要不是想在书中教导孩子什幺,而是希望可以做到引导,引导孩子对古文化产生兴趣。」

不同主题的系列作品,各有不同的拥护者,「每次有不同读者告诉我他比较偏爱某一系列时,都会让我很开心,代表不同的系列都有粉丝,代表不同元素我都写得不错。」陈郁如表示,「对于我来说,不同的写作方式也让我更有动力,像是今年出版的《华氏零度》是本旅游散文,与先前的奇幻文学更为不同,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挑战,有挑战,写作才会有进步。」

《华氏零度》是陈郁如与亲子天下出版社合作「仙灵传奇」系列后的新尝试,「出版社鼓励我拓展更宽广的写作路线,蒐集旅游经验和照片,然后分享。这本书不仅是旅游心情的描述,也希望孩子们在阅读时打开心里的界线,对这个世界更有兴趣、展开不同的心灵视野。」

听起来旅游书籍也会发展成系列作品?「接下来,『修炼』、『仙灵传奇』和『旅游风景』系列我都会做更多创作。」陈郁如道,「这些创作都在进行中,我不会预设立场,就让故事跟着创作一起走下去。」

►►陈郁如作品全系列!